墨莲以默

我祝我自己生日快乐x
生日破瓶颈真好ww
画的是自设ww

【快新】我和宿敌谁的人气高(沙雕半小时短打)

梗来自前段时间的部落萌2333333

食用注意:

※短打质量极差【卑微】

※究极ooc

※赤安乱入2333


————————————————————————


    圆月高挂,今夜天气很好。就在不久前,被工藤新一一直心心念念,想要破坏许久的黑暗组织终于被他们彻底捣毁了。但其中红方人员最后加入了一个人,那个人一直都让他很不爽,可又没有办法——那个人就是黑羽快斗。

   

    庆功宴上,穿着常服出席的黑羽快斗悠哉悠哉地走到工藤新一身边的位置坐下,并且对工藤新一表示友好地敬了杯果汁。正当工藤新一觉得他今天难得地安静时,黑羽快斗就对工藤新一说了一句这样的话。

   

    “嘿,话说你觉得我们两谁的人气高?”

   

    他指着被放在一旁的报纸说道。报纸的头条赫然是前些天他们捣毁组织的报道。

   

    “嘁,无聊。肯定是我。”

   

    工藤新一撇了他一个半月眼,说道。

   

    “那可不一定呢,名侦探。”

   

    黑羽快斗笑着说道。

   

    “你看我每次都有这么多fans来看我的表演,不是吗?”

   

    “一个小偷得意什么?”

   

    “不是小偷,是怪盗。”

   

    黑羽快斗一本正经地纠正道,然后有些郁闷地自言自语。

   

    “难道没有什么实质的东西可以证明吗?”难不成我还要穿着怪盗服和他一起面对着观众们问?

   

    后面一句话他没有说出口,因为这太不符合实际了。

   

    “我记得兰之前跟我说过有个平台在搞人气投票来着。”

   

    工藤新一跟他吵了一会也有点想知道问题的答案了,便掏出手机一边查找网站,一边对他说道。

   

    “哦,那有我们吗?”

   

    “之前听说好像有来着。”

   

    “那我肯定是第一!”

   

    “你怎么就知道不是我呢?”

   

    工藤新一话音刚落,就翻到了他们两人的投票界面——两人都在八进四的时候输了……

   

    “呃……”

   

    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

   

    “你们在翻什么东西呐?是人气投票?有我的名字吗?”

   

    不用再当卧底,用着假名的降谷零突然凑了过来,向他们问道。为了缓解之前的尴尬,工藤新一很快就在网页里面找到了降谷零之前用的假名——安室透。但很遗憾的是,他在第一局六十四进三十二的时候就被淘汰出局了……

   

    “……”

   

    “嘁。”

   

    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凑了过来的赤井秀一看见网页上的投票,像是对降谷零嘁了一声,然后又走了。

   

    “等下!赤井秀一!你连名字都没上去!你嘁鬼啊!”

   

    听到赤井秀一不屑的声音,降谷零顿时炸了,向走了的赤井秀一追去,没过多久两人就一起消失在了视线之中。而一开始引起人气这个问题的两人,则是依旧在研究两人的投票结果。

   

    “所以我的票数是三万多,你的是两万九。”

   

    “然后?”

   

    “果然还是我人气高啊!咯咯咯咯——”


    “嘁……”

   

    —END—

   

   

————————————————————————


——没事,咱回家
————————————————
昨天新一姬部落萌挂掉了,手机被收了后摸的【撑头】
摸完之后才发觉一件事——我个注定只能拉到倒票的家伙去玩什么萌战【抱头】

今天跟露砸跑去香港看了绀青wwww

我吹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原地爆炸】

虽然买票的过程很艰辛,但血赚不亏!!!

今天是下午去的ww先去了沙田看是多少点的,一看——七点四十,艹!于是就去查附近哪里有更早的(:з」∠)_

好不容易查到粉领有一家有五点四十的,跑过去一看——香港这么少电影院的地方,粉领还有两家电影院!然后还只有离火车站远的那个有放绀青……打的过去了之后,结果一问——没票了【求心理阴影面积】

最后又打的回火车站,再去沙田【扶额痛哭】

但真的超棒!!!嗷!!!

【虽然十分想剧透,但还是别了23333】

大陆上了打死要去二刷wwww

爱了wwww

p6是香港电影院的超值套餐,了解一下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卑微了】

p7是电影院ww沙田的挺大的www【没错!白色的就是斗子的帽子!www】

p8是露砸送的生日礼物wwww我爱死她了!wwww

p9是顺手拍的几乎没人了的港铁www

【不过建议有想去香港看的小伙伴最近不要去了【挠头】听说明天又不太平了】

突然想起之前买的橡皮还没刻,于是就拿来玩了【?】
对不起,我是废物(:з」∠)_
没有印刀曲不会平留白【枯了】
把两只给毁了qwq
p5原图x
【明天去香港看绀青www【快乐】

【快新】心做し(原著向)— Chapter.11



    Chapter.11

   

    “叮铃铃——”

   

    美好的午后,安室透与往常一样在咖啡厅里安安静静地做着自己的工作,在听到门上的铃铛发出声音的一瞬间,下意识地说出一句“欢迎光临”,然后回过头看了来人一眼——是柯南。安室透看了他一下,然后把最后一张桌子擦完,将抹布洗干净,整整齐齐地叠好,放在一旁,再看向站在门口一直不说话的柯南,便倒了两杯水,邀请他坐下来说。

   

    他不会这么快又有情报了吧……他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情报啊……

   

    安室透想着,但却面不改色,静静地等着他先开口。

   

    “我想问一下——关于Highball的。”

   

    听到这句话,安室透在心里默默地对组织成员信息的保密程度叹了口气,知道对他硬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他是不会信的——并且对己方也没多大好处,便理了下思绪,对柯南说道。

   

    “据我所知,他是在十年前加入组织的,但去年组织才给他代号——不过我想,你听到这名字不会什么感觉都没有的。”

   

    “嗯。苏打水威士忌,由威士忌和苏打水混合而成——也就是掺了水的酒……所以他的“苏打水”是?”

   

    “他的父亲。”


    听到这里,柯南就大概知道了些什么,只听安室透继续说道。


    “他爸是ICPO。在十五年前执行一个任务时身亡——那个任务是关于抓捕他们的。”

   

    “原来如此。那么多谢款待了,安室先生——柠檬水很好喝。”

   

    柯南听完安室透说完,喝了口他刚刚倒的水,道谢道。然后便走出了波洛咖啡厅,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中。午后的阳光穿过透明的玻璃,躺在木质的方桌上,在没有人的咖啡厅中,他的眼神变了一变,随即恢复了自然,像是柯南刚刚没有问他一些关于组织的问题一般,与往常一样悠哉悠哉地把桌子收好,坐在凳子上等着咖啡厅的下一位来客……


    而在柯南去波洛咖啡厅的同时,冲矢昴也在家里也做好了自己的准备。此时他看起来有些无所事事地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但他这样无所事事并没有多久,被他放在茶几上的手机便开始一声声地响了起来……



    “滴滴,滴滴……”



    “喂。”



    电话一直在响,他扫了一眼来电显示,默默地把高领翻下来,露出藏在里面的变声器,把声音调回自己原来的声音才拿起放在桌上电话接通,只听那边说:



    “赤井,你叫我查的我都查到了。”


    “嗯,所以怎样?”

   

    他拿起遥控器,抬手关掉了正在播新闻的电视,然后淡淡地向对方问道。

   

    “关于那个代号叫Highball的,他身边的人基本没什么大问题——就只有一个——他爸是ICPO。在十五年前执行抓捕那个组织成员Vermouth的任务时被自己人的枪走火打死了。话说Highball这个代号可真好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

   

    不出他所料,那个Highball果然有问题。他沉默了一会,没有继续说话,搞得电话那边的人有些紧张,以为是他对自己所给的情报不满——因为他经常是这样的。


    “怎么了,赤井?”



    “没事,你还有要继续说的吗?”


    赤井秀一默默地把话题转开,把自己刚刚有些走神的事情给掩盖了过去,向电话的那头问道。



    “暂时没有了——你要记得付报酬啊……”



    他话刚说到这里,赤井秀一便把电话给挂了,不再理会对方。



    “ICPO……”


    那这么说的话,那个Highball大概是以为自己父亲被组织杀了,所以进去做卧底之类的?


    赤井秀一仔细地思考着,没有下定结论。因为在没有准确的线索之前,谁也不知道那个Highball到底是哪方的。



    现在也只能先观察观察他了。

   

    ……



    “喂?请问哪位?”

   

    柯南听到手机铃声便把手机掏了出来,扫了一眼来电显示。虽然他感觉这个号码有些眼熟,但上面并没有备注姓名。出于慎重考虑,他还是走到角落里调好变声器,再接通了电话——因为被打的电话是属于工藤新一的。

   

    “嗨,名侦探!”

   

    “基德?!”

   

    然而电话里传来的声音让他完全意想不到。在当他反应过来后,柯南左右看了看,确定没人注意到刚刚他把基德给喊了出来,才继续向他问道。

   

    “你打我电话干什么?而且我留给你的不是这个电话号吧?”

   

    “嘛,你是在查一个代号叫‘Highball’的家伙是吧?”

   

    然而对方忽略了第二个问题,并且向他反问道。

   

    “干嘛?你怎么知道的?”

   

    柯南听对方这个欠揍的语调就知道他应该有些情报,于是没有否认。然后只听他说。

   

    “我有一个你肯定没有的情报哦!你说的那个Highball他爸……”

   

    “是ICPO。我早知道了。”

   

    柯南冷冷地打断了他,并且撇了一个半月眼出来——哪怕对方并看不见。

   

    “不是,你听我说完。他爸是死于同伴失误,不小心开枪走火死的。怎样?你没有吧……”

   

    听完重点,柯南果断挂断了电话,不再听对方讲话。然后将刚得到的情报与之前的连在一起,得到了一个一般人想不到的结果。

   

    “原来如此吗……”

   

    只听他如此低语着,然后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猛地一抬头,自言自语道。

   

    “所以到底是谁告诉他,我在查‘Highball’的?”

   

    随之,他的手机又响了两声——这回不是电话提醒,而是短信提醒。他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

   

    我还没说完!是小小姐告诉我的。你就不能等人说完再挂电话吗!

   

    “……”

   

    那还真是抱歉啊,我就是这样的。

   

    柯南看完简讯之后,在心里默默地吐槽道。然后便改变原本的方向,向工藤宅走去。至于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个电话号码的,在遥远的江古田,刚发完简讯的黑羽快斗在钟楼下自言自语。

   

    “手机号你不是早在特快号的时候——就两个都给我了吗?”

   

    ……

   

    —TBC—

   

    斗子终于上线了哦哦哦www

    还有,对不起我不会写安室和秀哥【枯了】


——执你之手

————————————————————
沙雕开始瞎摸鱼(:з」∠)_
果然还是摸鱼快乐哈哈哈哈哈【就地打死】
喜欢就麻烦点个小蓝心,点个小红手吧!哈哈哈哈【bushi】

【快新】守夜人(架空,一发完)

   

    ——你的理智可以征服感情,我的理智常被感情征服。 by巴金《家》

   

    ————————————————————

   

    米娜桑嚎,这里墨砸(:з」∠)_

   

    这篇是贴吧的暑假活动单文(:з」∠)_

   

    【日常活动文就开始水【bushi】

   

    在下抽的是“荔枝”,切出来的是“理智”。

   

    本来一开始是想写原著向的x但扯到理智就想开始长篇大论和疑车了【挠头】于是写了两次大纲都被我推了23333最后就又成架空了【挠头】

   

    此文灵感出自于最近在耍七日之都,从结局的名字中出来的——但实际上正文跟教堂线扯不上关系哈。

   

    食用注意:

   

    ※架空,大概是中世纪魔幻

   

    ※文中会穿插设定,最后还会再解释一下(:з」∠)_有诡异的地方欢迎随时喷,谢谢

   

    ※人物属于青山,ooc属于我

   

    ※想要文评,想要被喷qwq

   

    ※由于时间问题,每段的跨越度有些大,请见谅(:з」∠)_

   

    ※字数1w+【边晕车边码,我好卑微qwq】

   

    ————————————————————

   

    序·

   

    “在很久很久以前,森林深处有一只蜘蛛通过常年的修炼进化成了一只蜘蛛精。他有着编织幻境和操控人心的强大能力……

   

    而为了使自己的修为更加快速地增长——他选择了吞噬普通人的生命来达到他的目的。

   

    他开始编织各式各样的幻境,让人们在幻境中沉迷其中,迷失自我,最后甚至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时,有一个穿着一袭白衣的人出现。他提着一盏能够让人保持理智的灯,使人们一个个地从幻境中脱离出来,并且他还把那只蜘蛛打成了重伤,从此再也没有出来祸害过人……

   

    虽说如此,但那个白衣人也再也没有出现过。人们不知道他的名字,不记得他的长相,只记得他的那一袭白衣。最后那个白衣人被人们称作‘守夜人’——因为他使人们从幻境的深渊中解脱出来……”

   

    工藤新一与往常一样走在这条因为被额外照顾而干净整洁的小路上——因为这是连接他家与警视厅最近的路了。在这里,总有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家日复一日地坐在木质的长凳上,给孩子们讲着关于“守夜人”的故事。而因为天天路过,有时正好没事干的工藤新一也会找个地方坐下来,听老人家讲故事当做处理完案件后的消遣。

   

    一直以来,工藤新一只是把老人家说的故事当作是个“勇者斗恶龙”一类的童话来看的,因为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唯物主义者——直到昨天晚上,他见到了那一幕……

   

    月凉如水,斜插着点点的星光,散落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广袤的原野,被月光映照得一片柔和。远远地从山间传来的鸟鸣,只让人觉得空寂幽静,心境越发祥和,一眼望去,一片空旷,只有湖边几棵移植过来的又被人抛弃的大树顽强而挺拔地耸立着。工藤新一在湖边的小径上略显悠闲散着步,思考着今天暂未破解出的案件之谜。

   

    可沉思许久,他除了排除了几个不可能的选项并未有多大的收获,于是便抬起头来,想要确认方向回家去。

   

    而这时,不知何处吹来了一股黑雾,熏得工藤新一喉咙一阵难受,咳了几下也未见好转,反而更加得难受了起来。

   

    难不成是有人雇请了杀手来杀我?

   

    工藤新一因为难受蹲了下来,头上开始不知不觉地流起冷汗,皱起了眉,想到。

   

    因为这种难受的感觉正在一点一点地加重,逐渐演变成痛苦,痛觉不断地刺激神经,刺激着他的大脑——这除了是毒,还能是什么?

   

    他努力地睁开眼,看了看周围,想要向人求助,却发现周围空无一人。一时间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

   

    我这是要死在这了吗?

   

    然后他就感觉自己原本正在一点点变得模糊起来的视线开始渐渐恢复起来,随之身上所有不适的感觉也消失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个人就伸手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然后说了一句。

   

    “这么久没出来,一出来就想直接搞出人命啊?我可不想加班。”

   

    听着那人说的话,工藤新一怔了一下,然后转过头来看向他。只见那人身穿一袭白衣,戴着一顶白色高顶礼帽,左手提着灯,脸上因为戴了个精致的单边眼镜而看不清他的面容。顿时,恢复了正常的工藤新一想起了那个关于“守夜人”的故事,一句“守夜人真的存在?你就是那个守夜人?”的话张嘴就想问出来。一种像是“想问了很久,却又一直没有问出来”的感觉不知为何浮现在他的心里。然后就看见一团黑雾在不远处凝聚出人形,说话。

   

    “哈哈哈哈哈哈哈,是吗?”

   

    说完,那团烟雾就顿时消散。而他也突然感到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那个,老人家……”

   

    夜幕降临,洁白的月逐渐从地平线上升起来,大人们纷纷把自家的小孩带回了家原本热闹的小路,变得冷清了起来。在一旁坐了许久,一直在听老人絮絮叨叨地讲故事的工藤新一终于站起了身,向那个老人问出了想问了许久的问题。

   

    “您说的‘守夜人’实际上是真的有这个人的,对吧?”

   

    “……”

   

    那个老人家听到他的问题,一直在有节奏地敲打着凳子的手指停了下来,缓缓地转过头来,盯着工藤新一看,盯了许久,终于吐出一句话。

   

    “我什么时候说过不存在了?”

   

    那个老人家笑了起来,笑得有些凄凉与无奈。

   

    ……

   

    1.

   

    “其实‘守夜人’也不应该说是‘一个人’——准确的说应该是一个职位。蜘蛛的寿命可以因为修为而增加,可我们人类不行,所以只能由‘守夜灯’来挑选一个个符合条件的继承人——一直以来都是这样。”

   

    晚风吹过小巷,带起老人苍白的头发,给他更添了一分苍老的感觉。

   

    “最近蜘蛛又开始捣乱了呢……小伙子,你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晚上最好就不要出门了。”

   

    老人叹了口气,跟工藤新一说了几句便打算起身离开。可他刚走没两步就停了下来——因为工藤新一一直跟在他身后。

   

    “我说,小伙子你还有什么事吗?我今天晚上有事呢……”

   

    老人刚转过身,想叫工藤新一别再跟着他了。但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给打断了。

   

    “没事的,爷爷。反正昨天他看见我了。”

   

    工藤新一抬头向声音的来源望去,只见昨天那个白衣人正蹲在一栋楼的屋顶上,微风轻轻拂过,吹起他的披风。那人发现工藤新一一直在盯着他看便对他轻轻笑了一下。

   

    那充满了温柔的气质完全让人联想不到,昨天在月下的那个狂傲不羁的守夜人竟与这人是同一人。

   

    “快,快斗少爷?!你怎么会来这里?!”

   

    看到他,本来一直显得淡定无比的老人突然激动了起来,一句话顿时脱口而出。

   

    “啊,这是因为这破灯难得地有反应了。”

   

    他满脸无奈地摇了摇手上的灯,然后笑着对工藤新一说道。

   

    “如果只有我和爷爷两个人找的话恐怕有点麻烦呢——所以能请你帮个忙吗?”

   

    “什么?”

   

    “只是要找一颗名叫‘潘多拉’的宝石罢了。”

   

    他轻笑了一声,回答道。然后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般,向工藤新一伸出了手。

   

    “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黑羽快斗,请多指教。”

   

    “工藤新一,请多指教。”

   

    工藤新一把手搭了上去,也对他笑了笑。在不经意间,黑羽快斗扫见他的脖子上挂了个项链一样的东西,在月光的照耀下闪耀起了红色的光,转眼即逝,快得让人几乎以为是错觉。但黑羽快斗绝不会认错,在守夜灯的加持下,那红光闪烁的时间像是永恒。

   

    ——是潘多拉?!

   

    黑羽快斗怔住了,伸出的手甚至忘了收回,直到寺井黄之助轻声提醒了他,他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失态,连忙向工藤新一道歉。

   

    “你脖子上挂的那颗宝石真好看,是谁送的吗?”

   

    “啊?哦,这个啊。是我爸送的。”

   

    工藤新一看着他像是要掩盖住刚刚的尴尬似的转移话题,便顺着他的话回答道——但他不知道,黑羽快斗实际上就是想问这个。

   

    “话说你刚刚不是说要找那个‘潘多拉’吗?那是个怎样的宝石?”

   

    看他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样子,工藤新一想起了之前他说要找潘多拉的事,便向他问道。

   

    “那个不用了,我觉得大概是这个破灯坏了,没事。”

   

    听他这么一说,黑羽快斗连忙回答道,生怕他继续问下去。

   

    毕竟总不能说他就是潘多拉的持有者吧。

   

    黑羽快斗想到这里有些头痛,一时不知道以后该怎么跟他说潘多拉和守夜人的那些破事,便跟他唠了几句,开始各种扯关系,但只口不提关于潘多拉和守夜人的事。

   

    那些破事还是等到时候想好了再说吧。

   

    黑羽快斗这样想着,然后随手翻出怀表看了一眼时间,发现时间已经不早了,自己到了该去日常巡逻的时候了。便拉起工藤新一,一甩披风,瞬间去到了他家门口。看着工藤新一有些迷茫,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就回到了自家门口的样子,黑羽快斗笑了笑,在他眼前突然变出了一朵蓝玫瑰,对他说道。

   

    “那么今天就先聊到这吧,工藤先生。愿神会祝福你。”

   

    他笑着把玫瑰别到工藤新一的衣服上,然后就像他怎么来的一样,转眼就消失不见了。工藤新一看了看被别到胸前的花,撇了撇嘴,说了句“装模作样”就转身回了家。而某位则来到了一个无人的屋顶上坐着,一手提灯,头望着天,缓缓地吐出一口气。

   

    “没想到你竟然是潘多拉持有者啊……这下麻烦了……”

   

    说完,夜晚的守夜人又开始了他那日复一日毫无区别的工作……

   

    ……

   

    2.

   

    午后,风和日丽,阳光明媚。穿着便装的黑羽快斗在大街上悠闲地逛着,然后转身走进一个小巷——那是案发现场。看到周围站着的警察,他便拉了拉头上的帽子,低下头,远远地望着在里面在查案的工藤新一,不让那些警察看见自己那张和工藤新一长得一模一样的脸,而引起不必要的事情。

   

    “所以——犯人就是你!”

   

    工藤新一把犯人的手法演示了一遍后,就将手指向了犯人,说出了这句台词。犯人听了他接近完美的推理后无话可说,便被其他人铐上了手铐,走了。目送着犯人和其余人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工藤新一才发现一直站在旁边的黑羽快斗,有些迷惑,不知他为何要站在这里等自己这么久,然后就听他说。

   

    “不知工藤先生今日有无时间,乐意陪在下去巡逻呢?”

   

    “啊?”

   

    听到这话工藤新一怔了一下,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他是在对自己发出邀请。

   

    “我想今晚的星空应该很美。”

   

    黑羽快斗摘下了戴在头上的帽子,露出那张与工藤新一一模一样的脸,像是没注意到他前一瞬的分神,继续笑着对他说道。

   

    “能获此殊荣是我的荣幸。”

   

    ……

   

    夜色很美,圆月高悬于天,原本明亮的星在圆月的周围也显得黯淡了起来,黑羽快斗和工藤新一两人一起漫步在田间小道上,一切都显得那么的美好。可无奈这时被提着的守夜灯却开始不安分了起来,时亮时暗——这或许就是最真实的电灯泡了。

   

    “……”

   

    “这灯怎么了?”

   

    “大概是蜘蛛又出来了……哎……我们走吧。”

   

    他拉起工藤新一的手,瞬间两人就消失在了原地,到了小镇另一头的一个小巷子里。工藤新一刚睁开眼就看见了一个人站在一团黑雾之中,然后就被黑羽快斗拉到身后,并且感到手上一沉,低头一看,发现是黑羽快斗天天拎在手上的守夜灯,便抬起头想问他怎么回事——可谁知就这么短短的几秒钟的时间,他和那个人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

   

    工藤新一有些无奈,刚想着要怎样去找人,守夜灯就突然光芒万丈地亮了起来,差点被突然吓到的工藤新一扔出去。而等灯开始灭下来,恢复到原来的亮度时,工藤新一才明白黑羽快斗让他留在这里拿着灯的意义。只见原本七扭八歪躺在地上的人们开始一个个坐了起来,揉着脑袋,嘴里不知在咒骂着些什么。他看着人们都没什么事的样子,便想去找黑羽快斗。因为他发现,这灯在他向西走的时候就会变得更亮有些,所以他判定为守夜灯在告诉他黑羽快斗在西边,就提着灯向西走去,沿路看见警亭还进去跟在里面值夜班的人说了一下那边的事。

   

    待工藤新一赶到,黑羽快斗已经跟蜘蛛打了好一会了。原本一直环绕在蜘蛛身旁的黑雾已经消失不见,露出了他的原貌,全身的黑衣好几处被划破,正缓缓地冒出黑烟,像是他的血。虽说蜘蛛如此狼狈,但黑羽快斗也没好到哪里去,原本洁白无瑕的衣服也沾满了血迹,不由得看起来略显惊悚。蜘蛛扫见正提着灯过来支援的工藤新一,就知道该要撤退了。

   

    毕竟他能把黑羽快斗伤成这样的原因是守夜灯不在他手上。而现在守夜灯被送过来了,他已经没有了把黑羽快斗诛杀在这的胜算,便立马化作一团黑雾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你没事吧?”

   

    工藤新一跑过去看着满身是血的黑羽快斗,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谁知,这时黑羽快斗顿时倒在了工藤新一身上。

   

    “去爷爷家……”

   

    工藤新一只听见他模模糊糊地说了一句就没然后了……

   

    ……

   

    3.

   

    “扣扣!”

   

    寂静的夜里突然出现的敲门声显得那么的刺耳。工藤新一撑着几乎快晕过去的黑羽快斗敲响了寺井爷爷家的门,打搅了他的睡眠。工藤新一在门口等了许久都等不到门开,看着将要撑不住的黑羽快斗,刚想带着他回自己家时,门终于开了。

   

    “这么晚来找我,怎么了?”

   

    寺井黄之助边打开门边说道,一副被吵醒了却没办法的模样。但当他看见已经整个人靠在工藤新一身上的黑羽快斗,顿时所有的困意都消除了。

   

    “快斗少爷!怎么回事?!”

   

    他连忙把门全部推开,与工藤新一一起将黑羽快斗扛进客厅,再向外面望了望,确定了没人后立马把门关上,又从一个柜子中翻找出一个医药箱放到桌上,开始小心翼翼地为黑羽快斗处理伤口。直到这时,一直紧绷着神经的工藤新一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他的目光扫过寺井黄之助的医药箱,发现里面各种药物和工具一应俱全,简直都够做几场小型手术了,不禁被吓了一下。

   

    这个家伙难不成经常受伤吗?

   

    他低头看了一眼疑似已经晕过去了的黑羽快斗,默默地想到。

   

    不知道过了多久,寺井黄之助终于帮黑羽快斗处理好伤口,歇了下来,静静地看着工藤新一,然后叹了口气,站起身,对他鞠了一躬,道谢道。

   

    “这回真是谢谢工藤先生了。”

   

    “啊啊!举手之劳而已,更何况我和黑羽还是朋友。”

   

    工藤新一连忙将他扶起,然后摆手说道。

   

    “只是朋友吗……快斗少爷没跟你说过啊……”

   

    “说过什么?”

   

    “就是关于潘多拉的。你知道为什么快斗少爷当时跟你打完招呼后就说不找了吗?”

   

    寺井黄之助缓缓地向他问道,看他听到问题后摇了摇头,便突然凑上去把潘多拉从他衣服里扯了出来,然后一字一顿地对他说道。

   

    “因为这个就是潘多拉——而你则就是这任的潘多拉持有者。”

   

    “……啥?”

   

    “你知道为什么历任守夜人都要找潘多拉吗?”

   

    “为什么?”

   

    “因为只有借用潘多拉里面蕴含的力量才能将蜘蛛彻底杀死。而能找到潘多拉的守夜人少之又少……如果找不到潘多拉的话,守夜人就将要一直在夜间巡逻一直到老死——又或者选择用命去将他暂时地镇压……”

   

    “也就是说……”怎么都逃不出为这个小镇奉献出一切都命吗……

   

    工藤新一听完寺井爷爷说的话,一时有些语塞,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一种难受的心情在他的心底肆意蔓延,而他却无法将这种感觉压下去。无力感与之交缠在一起,使得他无比地难受。

   

    “我不知道快斗少爷为什么不告诉你,他有他的理由,但我不想看着他最后沦落到和盗一老爷一样的结果……”

   

    寺井黄之助说着说着声音逐渐变小,最后小到只有他自己才能才能听到。他又叹了口气,然后走到书架旁抽出一本封面精美无比的书交到工藤新一手上,最后再对他说了一句就转身给黑羽快斗盖了条被子,回了房间。

   

    彻夜无眠。

   

    ……

   

    在闲时,工藤新一的生活就很是无聊了——毕竟也不能天天期待这个小镇有案子发生。他坐在公园里的长凳上,捧着不知看了多少遍了的《四签名》又一次重刷,看得入神,完全没注意到身边有人在靠近——直到那人站在他面前,影子投射到书上,他才反应过来,抬起头一看,又是那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顿时被吓了一跳。

   

    “怎么回事?你不应该在家休息吗?昨天还伤得那么重……”

   

    “噗嗤。”

   

    听到工藤新一的话,黑羽快斗顿时笑了出来,然后转身坐在了他旁边,笑着对他说道。

   

    “要是我这么弱,那晚上谁来巡逻?放心,只要不伤及根本,我一般都能在一晚上恢复过来。”

   

    他靠在椅背上伸了个懒腰,继续说道。

   

    “昨天只是个意外,不知今天还能邀请到工藤先生一起巡逻吗?”

   

    “当然。”

   

    工藤新一一口答应了下来。虽说昨晚只是一个意外,但夜晚降临之后,本来安静的守夜灯又再次忽暗忽亮了起来,搞得黑羽快斗本来的计划再次被打乱,惹得他非常火大,而作为罪魁祸首——蜘蛛自然就成了出气筒。

   

    看到两人又打在了一起,工藤新一想起昨晚翻看了一夜的典籍,便想试试被寺井黄之助说得那么重要的潘多拉到底有多大能耐时,却被黑羽快斗一眼扫见,连忙跑回去抢刀,一句“你是笨蛋吗?”顿时就吼了出来。

   

    “你才是笨蛋。”

   

    4.

   

    “你才是笨蛋。”

   

    工藤新一狠狠地反驳道,然后任由他将刀抢走,想要好好跟他理论一番。而今天刚刚出来,还啥事没干的蜘蛛,莫名其妙地就被黑羽快斗杀上来追着打,看了看情形就立马溜了。

   

    毕竟黑羽快斗一上来就放大招让他有些招架不住,还是跑为上计。

   

    黑羽快斗和工藤新一两个人互相盯着,完全没注意到已经跑掉了的蜘蛛。不知过了多久,才想起正事,看了看周围,得到一个结论。

   

    蜘蛛跑了。

   

    工藤新一有些郁闷,因为他跟着黑羽快斗出来的目的就是蜘蛛;黑羽快斗也很郁闷,因为他不知道是谁把这些破事告诉工藤新一的。

   

    “哎……竟然蜘蛛今天跑了,那今天应该是不会再来了。不知工藤先生还有兴致去跟我喝个夜茶吗?”

   

    黑羽快斗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尴尬氛围,伸出手向他邀请道。

   

    “我无所谓。”

   

    工藤新一话刚说完,他就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像是私人花园一样的地方。一旁的桌子上早已摆好茶点和两份餐具,看样子是早就准备好接待他们两人了。

   

    这个家伙是早有打算吗?

   

    工藤新一看了一眼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的黑羽快斗,暗自想到。

   

    “看样子你好像什么都知道了呢……是爷爷告诉你的吗?”

   

    两人一起在桌子前坐下,黑羽快斗边给工藤新一倒茶边向他问道。

   

    “嗯。”

   

    “果然是这样啊……爷爷可真是的……那你想知道为什么我会这么做吗?”

   

    “……”

   

    “我在小时候见过你呢……”

   

    ……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还没接手父亲职位的小黑羽快斗在公园里闲逛着。在经过一个路口时,他听到了这样的声音。

   

    “那个叔叔,打牌作弊可是不好的哦。”

   

    作弊?

   

    小黑羽快斗听这句话有些好奇地向声音的方向凑去,只见有个跟自己长得很像的男孩站在一群成年人前,指着一个人,说道。

   

    “我没在说别人哦,就是你!”

   

    虽说那个小男孩一脸正经,但那些人却开始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佐藤,你这也太菜了吧!被一个小孩子指出来了,哈哈哈哈哈!”

   

    “就是,哈哈哈哈哈——”

   

    那个被叫做佐藤的人,被伙伴们一阵嘲笑,气得不行。可无奈他的确是有藏牌,于是只好将火气发在那个指出他的那个男孩身上。他站了起来,刚想要教训一下那个男孩,那个男孩就立马被突然跑出来的小黑羽快斗拉跑,没过多久就跑得没了影子。

   

    “嘁,算你跑得快!”

   

    那个男人咒骂了一声,又回去继续跟同伴们打起了牌。而在另一边,刚刚拉着男孩跑走的小黑羽快斗看那个人没有跟上来便停了下来。然后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掏出怀表一看,顿时脸色一变。

   

    “哎呀,那个我要先回去一趟呢,先走一步啦!拜拜!”

   

    “诶诶?”

   

    那个男孩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待他反应过来小黑羽快斗已经跑远了,之好远远地向他喊道。

   

    “刚刚的事谢谢啦!”

   

    ……

   

    “原来当时是你啊……”

   

    工藤新一听黑羽快斗说完,挑了挑眉,然后继续说道。

   

    “这跟你不告诉我有什么关系?”

   

    “因为你很可爱啊。哈哈哈哈哈——”

   

    “你够了啊……”

   

    工藤新一有些无奈,但又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只好对他说道。

   

    “不过不管你怎么说,我都要跟你说一件事。只要是有关小镇安全的事,我会奉陪到底!”

   

    ……

   

    5.

   

    太阳渐渐驶向边际,在落入地平线时留下一抹灿烂的颜色。夕光中,三个人的身影显得如此清晰。刚画好的阵法在夕阳的照耀下闪闪发亮,然后又渐渐黯淡下来,最后变成什么都没有的样子。在阵法的中央,工藤新一找了个垫子坐在那,而他手里一直紧握着的东西则是那个时不时闪烁着红光的潘多拉。

   

    不知过了多久,几簇黑雾终于在他们的等待下来了,越变越多,越变越多……终在离他们三人的不远处化成人形,他看到这架势,先是冷笑一声,以表对他们三人不自量力的嘲笑,然后就向工藤新一——也就是潘多拉的方向扑去,想要从他手中把潘多拉抢走。

   

    但这时工藤新一的周围却突然出现了一个防护罩。蜘蛛一下猝不及防,差点撞了上去,回头一看,发现是黑羽快斗手中的守夜灯搞的,有些火大却又无能为力——因为他碰不了那盏破灯。

   

    工藤新一看黑羽快斗把蜘蛛拖住了,便从手袖里掏出匕首,想按照他原本的计划,一刀刺进心脏,让他的心头血激活潘多拉的力量时,手却又被不知何时到了身旁的黑羽快斗抓住了。于是续昨天的事,工藤新一再次被他送了一句“你是笨蛋吗?”。然后就见他抓住自己的手在匕首上轻轻地滑了一下,血开始顺着伤口流了下来,滴在潘多拉上,引得潘多拉越来越亮,亮得刺人。

   

    “?”怎么回事?

   

    看着这一幕,工藤新一有些不解。因为书上明明写的是“只有用持有者的血,才能使潘多拉被激活”。可黑羽快斗这只是把自己的手指划了一下就弄好了是怎么回事?然后就听他继续骂道。

   

    “十指连心啊,笨蛋。名侦探也没有像传闻中那样聪明嘛。”

   

    他说完,就拿起潘多拉,手一挥,开启了之前布置好的法阵,然后带着工藤新一退了出去,站到在外面等着两人的爷爷身旁,把蜘蛛困在了里面。见这一幕,一直再跟由黑羽快斗远程操控的守夜灯打着的蜘蛛才反应过来——自己被他们三个算计了,而且被算计得很惨。

   

    就算死也要带上点什么。这恐怕是所有反派最后的想法。蜘蛛也不例外。他狠狠地盯着工藤新一,身旁黑雾翻滚,然后聚为一团狠狠地向工藤新一冲去。阵法虽能把蜘蛛困在里面,但并不能把他的能量也给困在里面。黑羽快斗没想到他最后会来这一手,下意识地就挡在工藤新一身前,为他挡下了这次致命的伤害。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黑羽!”

   

    “快斗少爷!”

   

    三个声音同时响起,可黑羽快斗只感到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6.

   

    清风缓缓拂过街道,吹进黑羽快斗家的花园。随风望去,你会发现有一个少年正坐在树荫下,正静静地翻看着一本《福尔摩斯探案集》,像是在等什么人。

   

    “怎样,名侦探?我留给你的问题解开了吗?”

   

    一个充满磁性的声音突然从他的身后传来。他听到声音先是一笑,然后合上书,转头看向那人。只见那是一张与他长得一模一样的面容,像是命运的双生子——可能两人唯一的不同就是发型了。

   

    “当然。”

   

    他带着有些炫耀语气说道,然后顿了一下,理了理语序继续说道。

   

    “最后解出来的答案是白玫瑰……而白玫瑰的花语有:天真、纯洁、尊敬、我足以与你相配……”

   

    “嗯,没错。然后呢?”

   

    听着他的解答,黑羽快斗转身坐在了他的身旁,笑着给予肯定,期待着他回复。

   

    “我可以理解为你在跟我告白吗?”

   

    工藤新一有些不确定地向他问道。因为从迷题的字里行间,他都能感受到那种说不出的感觉。

   

    “我就是这个意思。”

   

    原本还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的黑羽快斗听到他的话突然难得坐正了起来,一本正经地向他问道。

   

    “所以,工藤新一先生,你愿意接受我的追求吗?”

   

    “……”

   

    工藤新一在黑羽快斗说了那句话之后,突然陷入了沉默。等得黑羽快斗都快觉得自己告白失败了的时候,工藤新一终于说出来他的答复。

   

    “我愿意。”

   

    —END—


    ————————————————————


    好了,下面是一堆废话(:з」∠)_可以不用看了(:з」∠)_


    不过喜欢的话就点一个小蓝心,点一个小红手吧【bushi】


    ————————————————————

   

米娜桑嚎,这里是跳跃墨(:з」∠)_


如昨天所说,我来bb一下关于这篇文的结构了(:з」∠)_


但在这之前,我想先说一句


——不要学我!活动文最后两天才来码字!一有意外坑死你ᐕ)⁾⁾


【本来打算10号蹲在家里码一整天字的墨某,在10号一大早接到了一个句“今天我们回老家”的话,于是就在车上边晕车边码字……码出了这篇文和联文第二棒【好卑微怎么回事】


回归正题ᐕ(:з」∠)_这篇文原本我是想写一个……沙雕的“勇者斗恶龙”的沙雕剧情的(:з」∠)_就是什么逼格特别高的那种,除了玄幻还是玄幻的那种(:з」∠)_但我一万字并写不出那种逼格233333【说白了就是我太菜(:з」∠)_】


斗子在文中的设定就是类似“救世主”一样的存在。如原作一样,身份是从盗一那接过来的。至于爷爷,依旧是盗一的助手。新一姬除了还是名侦探和爱看《福尔摩斯》以外,怕是就被我完全写成另外一个人了【挠头】


然后再说第一个跨越度特别大,并且还挺重要的地方(:з」∠)_就是1和2之间,两个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突然关系变得这么好了?至于这点,在大纲里是这样的“经过上次的事,斗子经常会跑去找新一姬玩,但从不告诉他他是潘多拉持有者的事,也不跟他提起小时候的事。”。对,我完全没写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写出来还笑【就地打死】


至于后面个人觉得仔细看看还是能衔接得上的?【什么沙雕】


还有最后的5和6之间,斗子在被蜘蛛打了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好的?迷题是什么就不要管他了【说白了就是瞎编的【就地打死】emmmm……其实就是抱去给红子的红魔法医了一下2333333这里本来还想再细写一下,好接一点,但当时写完联文就去吃饭缓了一下【挠头】回来路上,距离酒店还有250m左右的时候……突然狂风暴雨……emmmm……然后掏出手机一看,九点四十了hhhh……对,这一段就是十分钟赶出来的233333333


反正说到底,个人觉得这篇文我写得贼烂。该要细写的地方全没写到,然后大部分地方还在水。


【好吧,其实这一段依旧是在各种水】

【太卑微了】

   


【快新】守夜人(有私设,架空) —序·

    ——你的理智可以征服感情,我的理智常被感情征服。            by巴金《家》

    ————————————————————
   

    米娜桑嚎,这里墨砸(:з」∠)_

这篇是贴吧的暑假活动单文(:з」∠)_

【日常活动文就开始水【bushi】

   

在下抽的是“荔枝”,切出来的是“理智”。

   

本来一开始是想写原著向的x但扯到理智就想开始长篇大论和疑车了【挠头】于是写了两次大纲都被我推了23333最后就又成架空了【挠头】

   

此文灵感出自于最近在耍七日之都,从结局的名字中出来的——但实际上正文跟教堂线扯不上关系哈。

   

    食用注意:

   

    ※架空,大概是中世纪魔幻

   

    ※文中会穿插设定,最后还会再解释一下(:з」∠)_有诡异的地方欢迎随时喷,谢谢

   

    ※人物属于青山,ooc属于我

   

    ※想要文评,想要被喷qwq

    ————————————————————

    序·

   

    “在很久很久以前,森林深处有一只蜘蛛通过常年的修炼进化成了一只蜘蛛精。他有着编织幻境和操控人心的强大能力……

   

    而为了使自己的修为更加快速地增长——他选择了吞噬普通人的生命来达到他的目的。

   

    他开始编织各式各样的幻境,让人们在幻境中沉迷其中,迷失自我,最后甚至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时,有一个穿着一袭白衣的人出现。他提着一盏能够让人保持理智的灯,使人们一个个地从幻境中脱离出来,并且他还把那只蜘蛛打成了重伤,从此再也没有出来祸害过人……

   

    虽说如此,但那个白衣人也再也没有出现过。人们不知道他的名字,不记得他的长相,只记得他的那一袭白衣。最后那个白衣人被人们称作‘守夜人’——因为他使人们从幻境的深渊中解脱出来……”

   

    工藤新一与往常一样走在这条因为被额外照顾而干净整洁的小路上——因为这是连接他家与警视厅最近的路了。在这里,总有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家日复一日地坐在木质的长凳上,给孩子们讲着关于“守夜人”的故事。而因为天天路过,有时正好没事干的工藤新一也会找个地方坐下来,听老人家讲故事当做处理完案件后的消遣。

   

    一直以来,工藤新一只是把老人家说的故事当作是个“勇者斗恶龙”一类的童话来看的,因为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唯物主义者——直到昨天晚上,他见到了那一幕……

   

    月凉如水,斜插着点点的星光,散落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广袤的原野,被月光映照得一片柔和。远远地从山间传来的鸟鸣,只让人觉得空寂幽静,心境越发祥和,一眼望去,一片空旷,只有湖边几棵移植过来的又被人抛弃的大树顽强而挺拔地耸立着。工藤新一在湖边的小径上略显悠闲散着步,思考着今天暂未破解出的案件之谜。

   

    可沉思许久,他除了排除了几个不可能的选项并未有多大的收获,于是便抬起头来,想要确认方向回家去。

   

    而这时,不知何处吹来了一股黑雾,熏得工藤新一喉咙一阵难受,咳了几下也未见好转,反而更加得难受了起来。

   

    难不成是有人雇请了杀手来杀我?

   

    工藤新一因为难受蹲了下来,头上开始不知不觉地流起冷汗,皱起了眉,想到。

   

    因为这种难受的感觉正在一点一点地加重,逐渐演变成痛苦,痛觉不断地刺激神经,刺激着他的大脑——这除了是毒,还能是什么?

   

    他努力地睁开眼,看了看周围,想要向人求助,却发现周围空无一人。一时间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

   

    我这是要死在这了吗?

   

    然后他就感觉自己原本正在一点点变得模糊起来的视线开始渐渐恢复起来,随之身上所有不适的感觉也消失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个人就伸手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然后说了一句。

   

    “这么久没出来,一出来就想直接搞出人命啊?我可不想加班。”

   

    听着那人说的话,工藤新一怔了一下,然后转过头来看向他。只见那人身穿一袭白衣,戴着一顶白色高顶礼帽,左手提着灯,脸上因为戴了个精致的单边眼镜而看不清他的面容。顿时,恢复了正常的工藤新一想起了那个关于“守夜人”的故事,一句“守夜人真的存在?你就是那个守夜人?”的话张嘴就想问出来。一种像是“想问了很久,却又一直没有问出来”的感觉不知为何浮现在他的心里。然后就看见一团黑雾在不远处凝聚出人形,说话。

   

    “哈哈哈哈哈哈哈,是吗?”

   

    说完,那团烟雾就顿时消散。而他也突然感到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那个,老人家……”

   

    夜幕降临,洁白的月逐渐从地平线上升起来,大人们纷纷把自家的小孩带回了家原本热闹的小路,变得冷清了起来。在一旁坐了许久,一直在听老人絮絮叨叨地讲故事的工藤新一终于站起了身,向那个老人问出了想问了许久的问题。

   

    “您说的‘守夜人’实际上是真的有这个人的,对吧?”

   

    “……”

   

    那个老人家听到他的问题,一直在有节奏地敲打着凳子的手指停了下来,缓缓地转过头来,盯着工藤新一看,盯了许久,终于吐出一句话。

   

    “我什么时候说过不存在了?”

   

    那个老人家笑了起来,笑得有些凄凉与无奈。

   

    ……

   

    —TBC—

    ————————————————————

好吧,我承认(:з」∠)_我就是因为写到一半卡住了,才过来一段段发的(:з」∠)_【就地打死】

   

【本来想一发完的来着【挠头】

   

   

你们的七夕,我的七夕【抱头】
去找露砸玩去ww
【对,七夕没有贺文也没有贺图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就地打死】